• 上回说到文庙里的孔子像很文弱,其实这就是本地人的神像(海南话:拱岛)惯常的样子。在文昌的时候,我们意外寻访到一位专门做神像的手艺人,不过可惜的是他年事已高,不再从事这项工作了。事实上,海南的民间信仰风行,到处都有各种各样名目的小庙,所以做神像也是一种传统手艺,只是现在,像所有其它的民间手艺一样,它也渐渐式微了。

    嗯,接着说点高兴的。

    文昌的海边很美,尤其是以铜鼓嘴为中心的铜鼓岭地区,有山——铜鼓岭,有水&md...
  • 石头公园海钓的下半身还丢在草稿箱里,最近有点低落,不是心情,是动笔的欲望。如果要找个推卸责任的对象,那么海口的热是很好的替罪羊。但其实真的不能怪海口,而且连我自己——曾经那么自律那么上进那么要强的自己——都已经习惯了潜伏在性格深处的、无可救药的懒惰,海口不过是一个令我懒惰得更加坦然的理由而已。

    如果我只剩下有数的生命,比如一年,或者三个月,我想我也不会变得更勤奋。如果真的是那样,我会丢下一切,工作也好,金钱也好...
  • 三月应该是北京最美好的季节之一。 对北京,偶还是很有感情的。

    毕竟在这里度过了8年的光阴,最青春美好的时光。

    在我再一次回到这里,虽然已是过客,却仍有回家的感觉。

    熟悉的机场路,熟悉的长安街,熟悉的闹市口,隔200米一个红绿灯

    即使在深夜仍然时不时被挡在路口,无奈又亲切的感觉。

    也许再住上10个8年,北京对我而言

    仍然会有新鲜的角落、陌生的...

  • 先看的是老澜,评论已经说过了,短小而有趣,虽是为专栏而做的作业,却也精准,读之有物。欧阳应霁一直是我的偶像,之前看过他的《两个人住》、《设计不安于室》,知道是个个性鲜明的才子,却没想到他的游记也写得有趣。

    两个人的书有些共同点,比如每篇文章都短小,基本都是两P为一篇。老澜的是小小本,两P也只几百字,没有图。欧阳的是大些的开本,左页都是文字,右页都是严重设计感的图片。

    两人的书的另一个共同点是都排得比较疏朗,留着大量的空白。不同的是老...
  • 从业10余年来,每每忙得披头散发的时候,偏偏每个毛孔都张开着,拼命地感受,于是每个毛孔都有话说。心里便给自己许愿,一定要给自己放个长假,什么都不做,就关在家里写字。结果真到了放长假的时候,除了吃和睡,日子过得飞快,字却一个也写不出。我的灵感的毛孔都和我一起休假了。靠,真没天理。

    睡得很好,只是梦多。而且那么真切的,都是我往日的生活。
    是我白天不肯承认的思念吧,到了夜里、梦中,便全盘占领了我。
    好在,很快就是新年了。

    ...
  • 天啊,忙得披头散发的,这就是年末最后一天了么?时间啊时间,你老人家跑得也太快了嘛!亲爱的爸爸今天过生日,与全世界人民一起庆祝他又迎来快乐的一年。只是原来计划好要给他打个电话的,这从早忙到现在,还是只顾上发了个短信,没工夫多说什么了。

    2008年,年初还在北京阴谋卖房,结果未遂。于是留在温暖的北京眼睁睁看着千里之外的亲人们苦熬冰灾。

    春天里下广东上湖北,一路追花。

    而从初夏开始,就在地震以及后地震时代体味百感交集的种种。去了浙江的镇海和...
  • 很久很久以前,打豆浆剩下的豆渣都用来洗脸、洗澡,或者倒掉。

    很久以前,打豆浆剩下的豆渣都用来做饭、煮粥。

  • 飘零蓝说:这些图片让她“想起了一段同样美丽的文字。我能够理解有的人什么都不想要,而只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:在云中,在松下,在尘嚣外,靠着月光、芋头或别的什么过活。除了山之外,他们所需不多:一些泥土,几把茅草,一块瓜田,数株茶树,一篱菊花,风雨晦暝之时的片刻小憩。”这真是一段美丽的文字,很感谢她用它来形容这些美好的瞬间。对于巴马来说,我是匆匆过客。对于我来说,巴马是一个路过过并且还将到达的地方。但是这一段相知的缘分,却如此灿烂美好,值得铭记终生。

    ...
  • 定王台许久没有去了,也是这几年日益懒惰,还要找借口说是好书太少。其实不是好书少,归根到底是那份爱书想书看书的心情丢失了,虽然眼睛时时还是盯在字上,但是看的大多是电脑屏幕,或者杂志报纸。忽然有一天,厌倦了那些快餐文字,关了电脑,弃了杂志,决意站起身,要去定王台转转了。

    定王台是长沙最大的书市,前身是黄泥街,我读大学的时候几乎没个周末都去黄泥街的。也许那时候,就和不先生擦肩而过过也说不定呢。

    随手拿了本杨绛的《写在人生边上》。这几天每每于等待电脑反应的空当翻看...
  • 巴马是个不富裕的小县城,但是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,那就是长寿。长寿当然是综合性的因素,所以巴马的得天独厚不是说说而已的。

     

    有水的季节,这条河活脱脱是个草书的“命”字。所以这里被叫作长命河



    阳光里的村庄。这片小村庄有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老人家,有的已经居住了十多年。是什么让他们来了就不再离开?是什么才是人最最宝贵、最想追寻的东西?没错儿,是健康。

    ...
  • 从8月2日到8月16日,15天的时间,28博。我的话痨把我自己都给震惊着了。要找原因的话,也许是因为天太热,不出门,整日泡在电脑上,有大把的时间把脑子里的想法和肚子里的感受随时记录下来,像一个自恋狂一样放大生活里的点滴。

    除了记录,还有接收信息,到处爬爬找找,看到一些平时没太注意,或者说没工夫注意的消息。再有,就是奥运了,它是全国人民的世界级大话题,super话题。看看,我的话痨囊括了国际因素、自然因素以及内在因素,是一个顺时顺势顺便生出的毛病呢。

    长沙已...
  • 瑶里,如果只听音,会不会听成“窑里”?

    没错儿,这里的确遍布古老的瓷窑,古时候得名就是“窑里”,不过随着岁月更迭,换了个更雅致的名字罢了。

    这个酷热难耐的夏天,我有幸在瑶里度过了将近一周的时间。——在城市里,我会觉得一周时间如此漫长;而在瑶里,我却觉得这几天一晃而过,而我还有那么多美好的地方没来得及去探索。好在,每一次旅行都是这样,留一点遗憾,留一点念想,好在将来的某一天,作为回到这里...
  • 我在佛前发愿:亲手抄写一百份般若波罗蜜多心经,赠送有缘人。愿意要的可以报名。——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短的一个傻日子了。但一定是最用心的之一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其实上海并不遥远,从长沙起飞,不过一个多小时,就可以从舷窗里看见上海的万家灯火了。这真是一片广阔的土地,对于丘陵地带来的人而言,上海就像斛明珠,被平铺了一地,虽是随心所欲的铺陈,倒也疏落有致。

     当然,那更为辽阔的新兴的浦东,虽然整洁大气、规划齐整,但是更令人流连难忘的,还是浦西的老街老巷。

    夜到上海,好好休整。第一天的假期,要用来重走多伦路。这里簇立着老建筑,以及有故事的建筑。走得累了,在街角楼上的咖啡屋,喝一杯香浓的咖啡,读几页闲书,楼下的花...
  • 有车族

    以为有车了以后会像过节一样快乐,以为爱车会像爱人一样恨不能分分秒秒都腻在一处,以为拿到车钥匙之后会洋洋洒洒写下千言万语。可是事实上,成为有车一族已经8天了,我只能写这么几个字。虽然,虽然,我真的很喜欢这家伙哦!